套餐价格

女人多少斤不能生孩子:二婚妻子代孕想流产,

  

  1

  整整两年半,徐晨的朋友圈都未更新。

  那是一段痛苦而昏暗的日子,妻子个性倔犟,屡屡因为琐事争执得不可开交,渐行渐远中的两人从冷战到分居再到离婚,一切虽不突然,却打破了徐晨对爱情白头的美好执念。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,徐晨觉得这辈子再也不相信什么爱情了,或许就单着吧也挺好,省得伤心还失望透顶。

  徐晨把所有心思放在工作上,业务能力不断提升,职位三连跳。工作之余,跑步打球游泳健身,养宠物、种花花草草,生活过得自在潇洒,他才领悟到当初离婚时的心如死灰是多么愚昧,其实也不是天大的事,再回首不过回忆一场。

  工作体面,颜值也高,年轻的姑娘们暧昧地往身边靠,徐晨避而远之,旁人侧敲多了,他把不婚两字写在了脸上。

  遇上钟丽,是因为徐晨后来养的白猫,钟丽经营一家小宠物店,徐晨定期给猫打疫苗、检查。起初,徐晨认为她只是一个普通店员,顾客上门时,她挽起长发,利落地打理猫猫狗狗,和气礼貌地微笑,不娇柔做作让人心生欢喜。

  有一次,徐晨去的时候没撞上钟丽,他开口便问,“那个长头发女生呢?猫猫指定她洗澡修毛。”

  店员一个小丫头笑里藏邪,“是你指定找我们老板娘吧,咋全往猫猫狗狗身上赖呢?找老板娘的排成了队,可没一个异性能入她的眼,我劝你也别白费劲了。”

  “那不敢不敢,单纯是因为她技术好呢。”徐晨不好意思打着哈哈。等了一会见旁边没人,跑到隔壁面包店包了几样点心和奶茶,徐晨很顺利地把小丫头收卖了,对他打听钟丽的情况知无不言,她爱宅在家里,习惯穿平底鞋,不爱逛街爱看书,没脾气挺善良的一个人。

  徐晨过滤了一遍信息,大致了解钟丽目前状态,离婚三四年了,儿子正在上幼儿园,父母隔得远,没什么亲戚朋友在身边。

  “她一般周末是不来店内,她儿子很黏她,那个淘气包是她的心头宝。”

  都是离婚人士,徐晨打心底觉得两人会有共同语言捐精子护士帮忙吗。离婚对女的伤害不比男人小,钟丽一个人坚强带着孩子真心不容易。同事们安排的几次相亲,对方都是没有婚史的,徐晨坚决拒绝,别人反复对他说,不介意他离过婚。他在心里说,我介意对方没结过婚啊。

  徐晨再次和钟丽见面,伸出右手,很认真地说:“我叫徐晨,离异人士,32岁,身高178,体重130,希望你多多关照。”他直接了当毫不掩饰对她的喜欢。

  2

  徐晨更新朋友圈的频率越来越高了。

  他每天拍的猫狗花草,明眼人一看就是恋爱的节奏。徐晨有个好友叫石磊,那家伙毫不留脸面在图片下评论“不知道当初是谁离婚时说这辈子再也不想钻进坟墓里的,这么快又开始挖坑往里跳了。”

  徐晨清楚钟丽这个阶段的女人看重的是实际,对虚假的东西不感兴趣。他下班后就往宠物店里帮这忙那,逮上钟丽的儿子程程就往肩头扛,买各种玩具好吃的,慢慢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中。

  钟丽的表现远不及徐晨一小半的热情,平淡如常,刻意跟他保持距离,惜字如金难得看到大笑,只有在程程面前,她才会收起她的严肃认真,开怀得像个大孩子。

  徐晨作好了长期攻战的准备。追求幸福的过程也是美好的,不需要激情澎拜,只求细水长流。

  一年后的一天,钟丽主动约徐晨上咖啡馆。

  “我对你只有两点要求,待程程如已出,不管以后我们生没生孩子,我希望你都能对他好;结婚后三年内我不会生孩子,等程程再大点上小学懂事了再计划。你不用马上回答,考虑清楚再决定。”

  钟丽的话还没落音,徐晨手忙脚乱从怀里拿出一个首饰盒子,众目睽睽下单膝跪在地上,激动地说,“我做梦都等着你这几句话,你放心,家里的大事小事都你说了算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  “快起来,周围好多人看着呢。”钟丽红着脸去拉他,他掏出戒指,“你不接受我的礼物,我才不站起。”

  食客们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场求婚行动,有人在低头窃笑。

  钟丽羞涩地伸出左手,修长的手指分开,徐晨把铂金钻戒正规医院能捐卵吗 替她带上,服务生恭敬地送上提前准备的鲜艳玫瑰花。原本徐晨计划表白的,没想到钟丽提前开口了,演练好的流程省略好几步,就喜欢她这直爽的个性。

  “我儿子很闹腾很调皮,你一定要对他好。”拥抱过后,钟丽不放心地又啰嗦了一句。

  “你听过歹毒的后妈,可没听说过狠心的后爸吧,我不是那种可怕的小人,放心,余生一定让你们幸福快乐。”

  结婚证拿到手后,徐晨建议去酒店摆上几桌,周知下自己即将开启有女人多少斤不能生孩子:二婚妻子代孕想流产,家有爱的新生活,钟丽不同意,“热闹都是闹给旁人看的,自己的小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,何况两家父母离得远,年龄大了出行诸多不便。”思想这么简单纯粹的媳妇,徐晨简直爱到心坎里了。

  程程还没适应徐晨的正式加入,怕引起他的反感,婚后徐晨暂时搬到了钟丽的小房居住。原来一见面就乐呵呵的,现在同在一个屋檐下了小孩反而把徐晨当成是抢他妈妈的敌人。

  徐晨和前妻没生孩子,没遇上钟丽之前,他对孩子的全部概念除了吵闹爱哭不讲理外,其实没什么好感。

  小家伙才五岁,贼机灵着。

  晚上等他睡着把他抱到隔壁的小木床上,刚把门关上两口子想亲热下,程程就蹿了进来,“我怕黑,要妈妈陪,你走,快走!”

  徐晨开着捷达要送他上学,他说:“我才不坐你的破车,那么窄窄的,不舒服。”

  惊得徐晨一愣一愣的。

  同在一个饭桌上,他说:“你别用我的汤匙,我的只给妈妈用。”

  徐晨说:“你看咱们的名字有个读音相似,必须是一家人,你该叫我啥?”

  “嗯,大哥吧。”

  口里的饭差点没喷出来。

  还有更离谱的,拿徐晨的电动牙刷刷马桶,往他口杯里倒辣椒面,把他的一只拖鞋藏到洗碗槽下,用新买的领带绑狗狗……小孩还特别会变脸,钟丽不在场的时候他表现得乖乖听话,只要妈妈一出现,他就无理取闹。

  徐晨有时刚要举起手作吓唬他的样子,马上就想起了婚前的誓言,他把半抬起的手慢慢移到自己脑后假装抓痒。心甘情愿立的誓,好坏都得受着,何况钟丽真的是个过日子的好女人。

  石磊约徐晨出来喝酒,问他这次婚后最大的感受?

  徐晨喝得有五六分醉意,打着嗝说道,“呃,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,累并快乐着吧,什么都好,唯独那小子难对付。”

  “你得抓紧生个自己的孩子,那样,你老婆女人多少斤不能生孩子:二婚妻子代孕想流产,才会转移注意力,你们的婚姻才牢靠。”石磊说。

  “那还得等三年。”

  “是不是约法三章了?看你日子也好不到哪去,典型的妻管严。是不是以后出来喝酒也得向她请示了?”

  徐晨哈哈笑,“那倒不用,我洁身自好,跟好哥们出来喝个酒她还是不敢说话的。你呢,最近生意如何?”

  “哎,别提了,亏大发了。”说话间,石磊的手机跳出几条信息,全是信用卡催款还钱的信息。

  “你别跟大龙他们走太近,道上混的人避着点,做点实在事安稳过日子。”

  石磊欲言又止,“徐哥,你……经济宽裕不?能……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急用。”

  “兄弟间还说借不借的呢,手机拿来扫给你。”徐晨拿起石磊的手机,石磊把酒杯倒满,“谢谢你了,徐哥,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找我。”

  貌似喝醉了,心里却明白得很,徐晨存了一笔定期存款,已经告诉过钟丽,在另一张卡上给石磊挪去了三万。

  3

  秋天的时候,程程进入了幼儿中班。徐晨并没感觉到轻松,磨的次数多了,他想起老人们说的那句话:不是自己娃,把心掏了也喂不熟。

  天气持续高温,钟丽生了感冒。食物吃得很少,大早上的恶心想吐,疲惫乏力,瘫坐着不想睁开眼睛。

  “要不要去医院看看,或者买点药回来?”徐晨关切地问。

  “不用,我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
  徐晨赶急赶忙去宠物店帮忙,跟店员提了两句老板娘胃口不太好,店员惊喜大叫,“莫不是你们要生崽崽了,好事啊,我们还在背后操心你们怎么大半年了还不生个孩子出来噢,没想到你们真的给力啊。”

  “瞎说,等钟丽知道了你们就差欠收拾!”假装恼火,徐晨脑子里在不断搜索最近一个月两人缠绵的记录,都是严格按照避孕措施来的,如果真中了奖,这也太意外了。

  小丫头靠近徐晨,低声说:“徐总,你去买个测孕试纸,回去就有答案了。”

  半路上,徐晨真的在一个药店买了支验孕棒,拿着说明书在车里看了半天,心想这玩意真有那么准,神奇啊!会不会让钟丽误会我的意思呢,我才没有这么急着要孩子。

  一开门,钟丽正趴在洗漱台上大吐特吐,头发蓬松得乱成一团。

  徐晨把包一甩,马上去搀扶钟丽。

  “说了去看医生,你不听,瞎受罪!”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温开水,递给她漱口。

  钟丽坐在沙发上,问徐晨:“是不是这两天吃坏了东西?”

  “怎么会?我和程程不是没事,肯定是空调吹多了,一会热一会冷的。”徐晨系上围裙,“我给你熬点小米粥吧。”手掌触碰到药盒,他掏了出来,“给你买的,要不要去试一试?”

  钟丽不知是何物接下了,看到药盒上的字明白了,她突然紧张起来,“徐晨,你什么意思?我们之前说好的,必须要三年以后才备孕,现在程程还没完全接纳你,根本不可能!”她把药盒丢到茶几上,生气溢于言表。

  “看把你气得,不是要对症下药吗,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不舒服。”徐晨拍拍她的背,“你不要我把它丢掉就行,你比我清楚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  徐晨捡起往垃圾桶里扔,钟丽拦住了,“买都买了,不用也是浪费。”她趿着凉拖钻进卫生间,徐晨无奈地走进厨房,黄色的小米在水流间飘动,他认真挑着中间的杂质。

  两分钟后,厕所传来一声尖锐的惊叫“啊!!!!”

  “怎么啦?”徐晨顾不上把电饭煲插上电,往卫生间跑,门朝里反锁的。

  “钟丽,开门啦,你怎么回事?”

  “啪啪”敲门,里面没有反应。

  “钟丽,再不开门我就踹啦,你急死我了!”

  “你靠后,我要砸门了!”徐晨操起一把椅子半举着,门拉开了。

  钟丽呆呆地说,“完蛋了!该怎么办啊!”手里拿着显示两条红线的验孕棒。

  徐晨记得看说明书上写的,两条线代表代孕。

  钟丽把头埋在膝盖上,肩膀一耸一耸的,徐晨也不知说什么好,搓着手指干着急。

  “徐晨对不起,希望你能谅解我,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生孩子,我不想让程程觉得我不是个好妈妈,我也没有准备好给别的孩子匀出母爱。”

  “不急着下结论,说不定程程喜欢弟弟和妹妹。”徐晨何尝不想有个自己的孩子,他觉得这个和程程不冲突,“如果你不想带,我们找保姆,或者送到我父母那里,没有问题。”

  “不可能!程程没有安全感,我答应过给他全部的爱。眼下好多的家庭怀了二胎都不敢要,何况你不是亲爸!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,希望你尊重我的选择。”钟丽的眼泪夺眶而出,冲进卧室。

  徐晨一眼看见了旁边的手机,他试着把通讯录往下拉,钟丽出来拽住手机黑了脸,“你别指望打电话给我爸妈让我改变意见,我的事从来都是自己作主。”一副毋庸置疑的态度,呯地关上了门。

  第一次觉得向来明理的妻子蛮横,意外而来的小生命又不是什么一山不能容二虎,徐晨气急败坏地脱掉围裙甩在桌子上,叹了一口长长的气,他无能为力地揪住自己的头发疼痛不已。

  站在幼儿园门口,不死心的徐晨想试探下程程的口气。

  “程程,你想不想有个玩伴,一个弟弟或者妹妹,每天跟在你屁股后面叫你哥哥,那多神气啊。”

  “我--不要!他会抢我的玩具,吃我的零食,我才不要!而且我妈妈是不会和你生孩子的,妈妈是我的。”程程一溜烟跑了。

  徐晨彻底泄气了。他在沉默中妥协了钟丽的决定,造化弄人,怪这个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。

  “我预约好了,明天上午去医院检查,下午做手术。”睡觉熄灯前,钟丽冷冰冰从口中掷出几个字。

  空调挂机呼呼作响,高温三十八度的夜晚,徐晨的心跌到了冰窖。

  4

  第二天正值周末,程程寸步不离跟着钟丽,任凭徐晨怎么哄也不愿留在家里。

  “那你帮我把他带上,在车里等我,检查用不了多久,中午咱们在外面吃饭。”钟丽说。

  徐晨心里极度不乐意,但他还是配合钟丽,在医院的停车场入口,钟丽先下了车。

  “我要我妈,你让我下车!”程程手脚并用敲打狂踢着车门和玻璃。

  车门窗紧闭,徐晨趴在方向盘上,不想理会小无赖,孩子不依不挠哼哼哭闹,他失去以往的耐心,瞪起眼睛吼了声“你给老子消停会,再吵就给你点颜色瞧瞧。”

  程程原本还在呜呜大哭,听他这么一吼,反倒安静下来,像不认识似的盯着他看。

  哪个男人做得到自己的骨肉正在被人为剥夺生存权利,还要假装开心地哄别人家的孩子?说出去不被骂死,就要被笑死。

  徐晨握着手里的钥匙,心想,以后也不会给小崽子好脸色看,同样是一个子宫里的孩子,为什么钟丽她就能这么自私去对待,掐掉一个萌芽的胎儿跟草菅人命什么区别?难道我爱她们还不够?要么就是她根本不爱我!

  “我要尿尿。”

  徐晨不搭理他,翻看着手机。

  “喂,我要尿尿,呜,我要找妈妈。”

  “这里没有人叫‘喂’,你最好老实点!”徐晨觉得他是假装的,回头再瞪一眼,程程畏缩在座位上安静了。

  过了十来分钟,程程拉着徐晨后背的衣服,“叔叔,我真要尿身上了,你快带我找厕所。”

  牵着程程走到一楼找厕所,门口有人在叫卖玩具,程程撒完尿,裤子都没提好就往人群里钻。

  小贩背了一大摞风筝,正值秋高气爽,是放风筝的好时节。

  “不买!”程程选了一个蝴蝶形状的,讨好地看着徐晨,徐晨毫无商量地拒绝了。不是几个钱的事,眼下钟丽要坐小月子,他没功夫跟这个小崽子去室外浪费时间。

  程程嘴角下拉,眼珠子像掉线的珠帘,“我让我妈买,你走开,我不喜欢你了。”

  小贩想收回风筝,程程拉着不撒手,徐晨呵斥:“还给人家!”

  “你这个爸爸可真小气,弄得孩子哭得多难看。”小贩鄙夷地看着徐晨。

  “他不是我爸爸,他是个坏蛋。”程程推开徐晨的手。

  “是后爸?怪不得!”小贩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徐晨的火刚要燃起,看到钟丽从医院里走了出来。

  “下午排在第四个,估计要三点多以后了,这中间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该去哪打发?”钟丽问徐晨的意见。

  “随你便,要回家我就去开车,不想回就到处溜达会。”徐晨明显不爽,关乎一条生命的大事你都没找我商量,这种小事还用得着报备。

  “我要去公园放风筝,妈妈,我要那个花蝴蝶。”

  钟丽爽快掏出零钱,程程破涕为笑。那个不识眼色的小贩接过钱说了句“还是亲妈疼啊!”让钟丽听得莫名捐精没合格还可以继续去吗其妙。

  5

  程程举起风筝在公园里飞奔,钟丽紧跟后头,徐晨不情愿地慢踱着步子,看着旁边三口或四口之家欢乐融融的氛围,心里完全不是滋味。

  如果钟丽同意,那明年的这个时候,孩子就能哭会笑了,后年的这个时候,孩子估计就能走打滚了。孩子若生下来,徐晨想到他年近九十健在的奶奶该多么欣慰,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有生之年还能抱一抱曾孙,四世同堂。

  “程程别跑远了,妈妈累了。”钟丽唤回孩子,往假山边的木凳上坐了下来。

  钟丽挽着徐晨的胳膊,“今天过后你就当这意外没发生行吗?板着脸不帅了。”

  “我又没说什么呢。”

  “你眼里明明有怒气,遇上这事我失眠几天了,头痛脑涨的。对不起啊。”

  “你不用道歉,你是对不起肚里的孩子!既来之则安之有什么困难不能解决的?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固执?”

  “我别无选择,为人父母你以为我不心痛?”

  徐晨觉得没有理论下去的必要,他用手枕在脑后半躺着闭目养神,钟丽沮丧地拿纸巾擦擦鼻子。

  程程蹿到假山后面,风筝被上面的棱角勾住了线,他跑到侧面看看背对着的两个大人,撅着嘴巴摇了摇头,眼睛盯住风筝生怕它会飞走,他绕到后面慢慢向上爬去。

  旁边的护栏里插着警示牌:危险?!请勿攀爬!

  时间慢得如龟爬,每一分一秒对徐晨来说都是煎熬,他盼望着一睁眼千里之外的岳父母奇迹般出现在眼前,指责女儿的轻率,绝不同意堕胎。或者他把钟丽绑回老家!再干脆点城市受到外星生物入侵,他们躲进深山老林,十月怀胎后孩子呱呱坠地……。

  “来人救命啊,孩子摔坏了!”有人在大喊,把陷入沉思的徐晨拉回到现实。

  钟丽触电般站起,“程程,我的程程呢?”(小说名:《汹涌》,作者:木子兰兰。【公号:limaoxinxi去泰国接受捐卵难吗?ang】看更多精彩内容)

上一篇:那家治不孕不育医院最好:喝红酒生男孩吗
下一篇:治疗女性不孕症医院:早孕试纸测男女使用方法 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